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左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实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4|回复: 6

[古代人物] 倚相 和 左丘明关系 ,丘明公 生葬都不在肥城!

[复制链接]

  离线 

13

主题

68

帖子

177

积分

从九品——巡检

Rank: 2

积分
177

社区QQ达人

累计在线
890分钟
发表于 2018-4-13 21: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史家鼻祖左丘明:司马迁称其为鲁之君子
史家鼻祖左丘明(公元前556~公元前451)姓左,名丘明,春秋时鲁国(鲁之附庸小邾国)人,约生于公元前527年(鲁昭公十年),少孔子约二十岁,卒于公元前443年左右(鲁悼公二十三年,据六国表推算),享年约八十四岁以上。左丘明先人原是齐国公族左公子,因此得姓为氏。左丘明知识渊博,品德高尚,孔子言与其同耻。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太史司马迁称其为鲁之君子,尊称其左丘。左丘明世代为史官,并与孔子一起乘如周,观书于周史,据有鲁国以及其他封侯各国大量的史料,所以依《春秋》著成了中国古代第一部记事详细、议论精辟的编年史《左传》,和现存最早的一部国别史《国语》,成为史家的开山鼻祖。其历史、文学、科技、军事价值不可估量,为历代史学家和文人所推崇,成为珠联璧合的历史文化巨著。647(唐贞观二十一年)李世民封左丘明为经师1530年(明嘉靖九年)明世宗封左丘明为先儒1642年(明崇祯十五年)朱由俭封左丘明为先贤。宋王去非吊左丘明墓诗云:荒草迷离土一堆,坟前古木亦凋衰。传留千载英魂渺,每到都君一泪垂。
枣庄古城网报道;左丘明魂归故里--枣庄
齐鲁晚报;枣庄市首届左丘明研讨会在山亭区召开
大众日报;《左传》作者左丘明是枣庄人
中国经济网报道;枣庄名人:史家鼻祖左丘明
大众网报道;14位专家学者论证《左传》作者左丘明是枣庄人
和讯新闻网报道;学者论证《左传》作者左丘明是枣庄人
中国网络电视台;《左传》作者左丘明是枣庄人
中国新闻网报道;学者论证《左传》作者左丘明是枣庄人
搜狐网报道;学者论证《左传》作者左丘明是枣庄人
光明网报道;国内学者论证称《左传》作者左丘明系山东枣庄人
网易新闻报道;枣庄市首届左丘明研讨会在山亭区召开
以上新闻可自搜........................................
左丘明故里之争应该尘埃落定,是枣庄。
人民网报道:左丘明故里在枣庄市得到确认,左丘明后裔来枣庄抱犊崮寻根问祖。
5
24日,左丘明后裔第88世左士亮和第89世左家宽一行,来抱犊崮国家森林公园寻根探祖。抱犊崮景区有关领导陪同左氏后裔查看了左丘明墓遗址。左丘明为我国古代春秋时期鲁国史官,著有《左传》、《国语等》,历史上记载:孔子和左丘明有着亲密的交谊。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通过专家的研讨论证,肯定了左丘明的墓在峄县而不在肥城,左丘明这位史学巨匠就葬在他故国的君山(抱犊崮历史称君山)下,从而肯定了左丘明就是枣庄人的说法。左丘明后裔此行抱犊崮,进一步确定了左丘明就葬在抱犊崮的历史事实,进一步证明,左丘明这位历史名人魂归故里,鲁君子是枣庄人,而且葬在抱犊崮已被左氏后裔所认同。左氏后裔表示,我们此行意义重大,回去将呼应左家世人们,慰籍左丘明乡土之深情,同时加大宣传,让枣庄人民学习古人的道德风范和治学精神,以历史先贤为榜样,勤瑾自勉、严于治学、迎难而上、奋发有为。公元前452年前后,左丘明因病逝世。根据左丘明生前嘱托,遗体安葬于其所植银杏树一箭之地的君山都的地上.....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离线 

13

主题

68

帖子

177

积分

从九品——巡检

Rank: 2

积分
177

社区QQ达人

累计在线
890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1: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方渭泉:左丘明居籍——左丘明四考之一
方渭泉(蓬莱人)
左丘明不是枣庄人吗?答曰:否。怎么会不是!不止左丘明其墓在枣庄,不止其故国在枣庄,其不朽著作《左氏春秋》、《国语》、《世本》同样结笔于枣庄!
一、《山东通志》
乾隆《山东通志》[注1]云:“峄县,周左丘明墓,在县东北七十里。[注2](《四库全书》本卷三十二,清光绪三十年本《峄县志》同,另《大清一统志》卷一百三十:“左丘明墓,在峄县东北七十里。”同此。卷一百二十九:“君山,在县北六十里。”。清光绪三十年本《峄县志》同)县西南十三里,左有丞相祠。晋王肃墓,在县东南二十五里,官光禄勋,肃父朗为兰陵侯,因葬此。刘伶墓,在县东北二十里,今名刘曜村,村旁半里有刘伶台,其下为刘伶河,水混白类酒……”云云,言之凿凿,件件是实,《山东通志》无我欺也!
现在来说《山东通志》这部书。《山东通志》在明嘉靖年间(公元1522—1566年)开始编撰,并且始具规模。清康熙甲寅(公元1674年)诏修《大清一统志》,于是《山东通志》又得再次补修,增幅达十分之三四。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皇帝再次下诏增修《一统志》及各省通志,此次增修《山东通志》的领衔总裁人为山东巡抚兼理山东军务都察院右都御史岳濬与继任山东巡抚兼理山东军务都察院右都御史法敏。自接诏到《山东通志》清稿付梓的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九月,历时达七年。这七年,用岳濬的话说,“访延名宿火第採釐”[注3],“有沿、有创、有订、有增”,“更订再三”,“缕晰条分,期于克臻醇备”(岳濬《山东通志序》)。法敏在乾隆元年进《山东通志表》中更透露,《山东通志


左丘明介绍:
  左丘明(约前531—约前447)亦写左邱明,其先祖为齐国公族左公子,遂以左为姓。左丘明先世因避齐公子之乱,遂逃至小邾国之东蔇(今抱犊崮一带)。承袭他父亲倚相的渊博学识,他26岁时离开他父亲倚相,自楚返鲁,去鲁国求官,成为鲁国的太史官。因其学识与人格魅力,深得儒家鼻祖孔子的友善与钦慕,也深得当时人的景仰,被美誉为“鲁君子”,并传喻至今。左丘明也是我国历史上真正有史学意义的史学家,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历史散文家与谱系拓荒人。左丘明一生著作有《左氏春秋》、《国语》和《世本》等不朽著作。其作品深深地影响了后世,并对后世的史学、哲学、文学等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左丘明的《左传》、《国语》为炎黄子孙 展了一幅春秋时期全方位的社会画面;他的《世本》为华夏子孙稽祖溯源提供了依据,开辟了后世谱系的先河。现根据左丘明一生作以介绍。
  一、出生后到鲁国为官之前
  左丘明先人为齐国公族左公子。周武王封齐太公于营丘,侯爵,始有齐国。太公本姜姓,炎帝后裔。太公之后,众庶子依昭穆排序称左右公子,故有位次左右,一支得氏为左,这就是齐国左氏之始。齐桓公之死,引发齐国公族-大二十年,先后四君被弑。为避-,左氏中一支逃到郳国,(即小邾国)之东?,此为东蔇左氏之始。东蔇左氏传三代至倚相,倚相约26岁生左丘明,27岁仕楚为左史。





  公元前531年(鲁昭公11年),左丘明生于小邾国之东蔇,这年左丘明父亲左倚相26岁。第二年,倚相去楚国求官。六岁开始,左丘明就在家中读自家藏书。到公元前516年(鲁昭公26年),左丘明16岁那年,去楚国随从父亲倚相学习锻炼,直到公元前506年(鲁定公4年),在左丘明26岁那年,从楚国回到小邾国,然后去鲁国求官,开始了在鲁国为官的生活。
   二、在鲁国为官
   公元前505年(鲁定公5年),左丘明27岁,开始任鲁国太史。并在此时结识了比自己大20岁的孔子。他们在一起论《易》,研究《诗》、《书》、《礼》、《乐》等。公元前501年(鲁定公9年),左丘明31岁,人太史官。孔子此时入太庙,每遇事必问左丘明,后孔子被任命为中都宰,制养生送死之节,一直与左丘明公事鲁定公。公元前500年(鲁定公10年),左丘明32岁,孔子为司空,后由司空为大司寇。是年,左丘明与孔子共谋,促成了齐景公与鲁定公的夹谷会盟。夹谷会盟,使鲁国在政治、地域都得到了利益,鲁国的地位大增,突显了这两位大政治家的高超的政治智慧。
  公元前496年(鲁定公14年),左丘明36岁。。鲁定公想让孔子做鲁国的宰相,准备同三桓协商。左丘明竭力劝告鲁定公,不要同三桓谋,说如同三桓谋等于与虎谋皮,与羊谋盖。后来鲁定公听从了左丘明的话,放弃了同三桓协商,直接让孔子做了鲁国的宰相。孔子做宰相后,国力大增,威震各国,使齐国害怕。公元前489年(鲁哀公六年),左丘明43岁。固鲁国宫殿发生了大火,左丘明遵父倚相之命,开始编修《左氏春秋》。《左氏春秋》以鲁史《春秋》为纲目,开始于鲁隐公元年,旁及春秋各国世系史实。在编修中,左丘明询问孔子,并同孔子共同探讨历史事件。左丘明以鲁之《春秋》未必合于周公成法为由言于哀公,请孔子同观鲁史,以正史策、凡例、书法,以垂后世史官。故有孔子与左丘明同观鲁史,孔子简阅其文,抄录鲁史《春秋》,直到后来孔子于公元前479年去世前而成后世所称之为“经”的《春秋》在之后的数年里,左丘明坚持《左氏春秋》的编写工作,直到公元前468年(鲁哀公二十七年),左丘明64岁时,固眼疾随哀公由邾去琅琊中途回到其小邾国之东蔇。《左氏春秋》的编写止于这一年。
  三、辞官回小邾国之东蔇后
   公元前467年(鲁悼公元年),左丘明65岁。此后,左丘明
  一直居住在小邾国之东蔇,继续编修《左氏春秋》的未完之作。后来他的眼疾发作,但仍用《左氏春秋》所未用的资料写成《国语》,后又承续他的父亲倚相及自己所搜集到的有关帝王、公卿世系,整理成《世本》,在极其坏的环境中完成了他的不朽之作。在写作的同时,左丘明还向子孙及弟子传授《左氏春秋》。他的弟子中最有盛名的是曾申。曾申是孔子的弟子曾参的儿子,曾申时年不到二十岁。当时,左丘明所居住的东蔇成了学者、名流的聚集之地。慕名鲁君子左丘明的越来越多,东蔇成了研究、教授春秋历史的大本营。在以后的数年里,左丘明继续居住在东蔇,继续写作和教授弟子。《左氏春秋》云:“晋知伯贪而愎,故韩、魏反而丧之。”此为左丘明《最是春秋》中留下的最后一段文字,时年左丘明38岁。
  公元前453年(周定公16年,鲁悼公15年)左丘明79岁。他的语体大作《国语》完稿于这年,同时完稿的还有《世本》。《国语》所收上自西周穆王2年(公元前990年),下至东周定王16年,周、鲁、齐、晋、郑、楚、吴、越八个国家的语录。《国语》以国分日,以记叙各国辞命、训诫、谏诤为主,通过人物的言论、对话及相互间的驳论方式,表达了左丘明的社会历史观。《世本》记录了上起黄帝、下讫春秋帝王、诸侯、大夫的世系谱录,开创了后世谱系的先河。 公元前448年(周定公21年,鲁悼公20年)左丘明去世,享年约84岁。依周礼墓“不封不树”,葬于娄山之下,娄山遂又名之曰“君山”,意即“鲁君子之山”。
  据《山东通志》云:“峄县,周左丘明墓,在县东北七十里。”也就是现在的抱犊崮之山下。抱犊崮,春秋时称娄山,即邾娄山,因人仰慕鲁君子左丘明之名,又称为“君山”。君山,君子之山,鲁君子之山,鲁君子左丘明之山,鲁君子左丘明墓葬之山,鲁君子左丘明墓葬与故国之山。这里之所以没有左丘明的墓地,那是根据周时礼制“不封不树”的周礼。《前汉书●楚元王传》:“孔子葬母于防,称古墓而不坟”。所以,在君山我们找不到左丘明的墓地(但是可以找出大体方位,山亭区应该修建一处左丘明陵园,以示纪念)。

  离线 

13

主题

68

帖子

177

积分

从九品——巡检

Rank: 2

积分
177

社区QQ达人

累计在线
890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1: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方渭泉:当代语言大家,精研《左传》,所作关于 左丘明 四篇考论 极具学术价值!

  离线 

13

主题

68

帖子

177

积分

从九品——巡检

Rank: 2

积分
177

社区QQ达人

累计在线
890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1: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左丘明编年    方渭泉
      
        左丘明先人为齐国公族左公子。周武王封齐太公于营丘,始有齐国。太公本姜姓,炎帝后裔。夏商时姜姓一支封于吕,从其封地,又得氏吕,此太公得称姜尚、吕尚的由来。太公之后,某公,众庶子依昭穆排序称左右公子,故有位次在左一支得氏为左,此齐国左氏之始。齐桓公之死,引发齐国公族内斗达二十年,先后四君被弑。为避内斗,左氏中之一支逃至小邾国东蔇,此东蔇左氏之始。东蔇左氏三世倚相,倚相生左丘明。

前531年,鲁昭公十一年,左丘明生于小邾国之东蔇。
倚相其时年约二十六岁。孔子生于鲁襄公二十二年(前551年),大丘明二十岁。

前530年,鲁昭公十二年,二岁。
楚灵王十一年,倚相去楚求官,见楚灵王于乾溪(今安徽亳州与涡阳之间)。楚右尹子革与灵王论政,倚相趋过。王曰:“是良史也,子善视之。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

前529年,鲁昭公十三年,三岁。
夏,楚诸公子叛灵王,灵王缢于芋尹。楚公子弃疾以诈杀初立之公子比,自立,是为楚平王。左史倚相廷见申公子亹,子亹不出,左史谤之,举伯以告。子亹怒而出,曰:“女无亦谓我老耄而舍我,而又谤我!”左史倚相曰:“唯子老耄,故欲见以交儆子。若子方壮,能经营百事,倚相将奔走承序,于是不给,而何暇得见?昔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矣,犹箴儆于国,曰:‘自卿以下至于师长士,苟在朝者,无谓我老耄而舍我必恭恪于朝,朝夕以交戒我;闻一二之言,必诵志而纳之,以训导我。’在舆有旅贲之规,位宁有官师之典,倚几有诵训之谏,居寝有亵御之箴,临事有瞽史之导,宴居有师工之诵。史不失书,蒙不失诵,以训御之,于是乎作《懿》戒以自儆也。及其没也,谓之睿圣武公。子实不睿圣,于倚相何害。《周书》曰:‘文王至于日中昃,不皇暇食。惠於小民,唯政之恭。’文王犹不敢骄。今子老楚国而欲自安也,以御数者,王将何为?若常如此,楚其难哉!”子亹惧,曰:“老之过也。”乃骤见左史。

前528年,鲁昭公十四年,四岁。
季氏家臣南荆叛费,齐景公还费于鲁。

前527年,鲁昭公十五年,五岁。
孔子于防合葬其母,曰:“吾闻之,古也墓而不坟。今丘也,东西南北人也,不可以弗识也。”
楚平王令费无忌出使秦国为太子建娶妇。妇美,费无忌说平王自娶,平王听之。
前526年,鲁昭公十六年,六岁。
齐侯伐徐。鲁叔孙昭子曰:“诸侯之无伯,害哉!”其时晋为霸主而不制齐。左丘明习读家藏。

前525年,鲁昭公十七年,七岁。
小邾穆公朝鲁。季平子赋《采叔》,穆公答《菁菁者我》。昭子说:“国如无良才,怎么能持久?”
郯子朝鲁。孔子遂郯子而学,曰:“吾闻之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犹信。”
彗星生于大辰(宿名),郑裨灶求瓘斝玉瓒禳灾于郑子产,子产不与。

前524年,鲁昭公十八年,八岁。
邾大夫帅师侵鄅国(今临沂北)。
五月大火(心宿之星)昏见,宋、卫、陈郑、尤甚。裨灶曰:“不用我言,郑又将火。”子产曰:“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遂不与,亦不复见大火。
郑国遭火灾,子产重建国社,子产授兵临战。

前523年,鲁昭公十九年,九岁。
因邾侵鄅,宋公伐邾,邾尽归鄅俘。邾、小邾、徐三国大夫往会宋,同盟于虫(邾邑)。

前522年,鲁昭公二十年,十岁。
楚杀伍奢、伍尚父子,少子伍员奔吴。
齐景公与晏子狩于沛(齐鲁交界处),入鲁,问于孔子曰:“昔秦穆公国小、处辟,其何也?”孔子曰:“秦国虽小,其志大;处虽辟,行中正身。举五羖爵之大夫,累绁之中与语三日,授之以政。以此取之,虽王可也,其霸小矣。”景公悦。



前521年,鲁昭公二十一年,十一岁。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梓慎曰:“日有食之,不为灾。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过也。”
郑子产卒,游吉继之执政。

前520年,鲁昭公二十二年,十二岁。
邾筑翼城(东蔇毗邻)。鲁取邾师与鉏、弱、地等地,邾诉于晋,晋讨鲁。

前519年,鲁昭公二十三年,十三岁。
吴公子光伐楚州来,楚军逃奔。

前518年,鲁昭公二十四年,十四岁。
孔子谓南宫敬叔曰:“吾闻老聃博古知今,通礼乐之原,明道德之归,则吾师也,今将往矣。”南宫敬叔言于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

前517年,鲁昭公二十五年,十五岁。
鲁季公若之姊为小邾夫人,生宋元夫人,宋元生女,以妻季平子。昭子如宋聘,且迎之。
季平子与郈昭伯因斗鸡得罪鲁昭公,昭公帅师击平子,平子与孟氏、叔孙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败,奔于齐,处乾侯(晋邑,今山西东界地)。鲁无君八年始于此。
孔子去齐,为高昭子家臣,欲借高昭子之力沟通齐景公。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孔子与齐太师论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前516年,鲁昭公二十六年,十六岁。
左丘明赴楚。楚平王卒,太子珍立,是为昭王。齐有彗星,景公使禳之。晏子曰:“无益也,只取诬焉。”晏子使楚。

前515年,鲁昭公二十七年,十七岁。
吴王僚因楚丧而伐楚。吴公子光刺王僚,自立。光即吴王阖庐。
楚费无忌谗杀左尹却宛,国人数无忌之罪,令尹子常杀无忌。
鲁昭公居郓。孟懿子、阳虎伐郓。
吴延陵季子使齐,其长子死葬于赢博之间。敛以时服,既葬而封圹轮,掩坎其高可隐也。左袒右还其封,号者三,曰:“骨肉归复于土,命也。若魂气则无不之也。”孔子曰:“延陵季子之于礼也,其合矣乎!”

前514年,鲁昭公二十八年,十八岁。
鲁昭公如晋,晋顷公止之,居乾侯。
晋魏献子执政,灭祁氏(晋宗室)、羊舌氏(叔向一族),分其邑为十县予韩、赵、魏、范、中行、智氏六卿,晋室卑,六卿强。

前513年,鲁昭公二十九年,十九岁。
鲁昭公居郓(此时属齐)。齐景公使高张来唁公(《说文》:“吊,吊生也。”慰问。),称主君(大夫之称)。公如乾侯。

前512年,鲁昭公三十年,二十岁。
吴灭徐,吴掩余、烛庸二公子奔楚,楚大封其地以扞(扞,同捍,抵御)吴。
吴王阖庐与伍员、孙武谋伐楚。

前511年,鲁昭公三十一年,二十一岁。
晋定公拟用军队护送鲁昭公归鲁。召季平子,晋荀跞曰:“何故出君?有君不事,周有常刑,子其图之。”季平子练冠、麻衣、跣行(练冠、麻衣皆丧服。跣行,赤脚行也。表痛心之深。),伏而对曰:“事君,臣之所不得也。敢逃弄命?”然,昭公从者胁公,不得归。
薛伯谷卒。小邾黑肱以滥奔鲁。
吴侵楚,取潜(今安徽霍山地)、六(今安徽六安地)。

前510年,鲁昭公三十二年,二十二岁。
楚司马子期欲以妾为内子(卿之嫡妻曰内子),访之左史倚相。倚相曰:“昔先大夫子囊违王之命谥,子夕嗜芰,子木有羊馈而无芰荐。君子曰:违而道。谷阳竖爱子之劳也,而献饮焉,经毙于鄢;芋尹申亥从灵王之欲,以陨于乾溪。君子曰:从而逆。君子之行,欲共道也,故进退周旋,唯道是从。夫子不能违若傲之欲,以之道而去芰荐,吾子经营楚国,而欲荐芰以干之,其可乎?”子期乃止。
齐景公将以尼溪田封孔子。晏婴进曰:“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倨傲自适不可以为下,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自大贤之息。周室既衰,礼乐缺弛。今孔子盛容饰繁登降之礼,趋诣之节,累世不能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君欲用之移齐俗,非所以先细民也。”齐大夫欲害孔子,孔子返鲁。
吴伐越。史墨(晋史官蔡墨)曰:“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吴乎!越得岁(岁,岁星。意为岁星处于越之分野。),而吴伐之,必受其凶。”

鲁昭公薨于乾侯。赵简子问於史墨曰:“季氏出其君,而民服焉,诸侯与之;君死於外而莫之或罪,何也?”对曰:“物生有两、有三、有五、有陪贰。故天有三辰,地有五行,体有左右,各有妃耦,王有公,诸侯有卿,皆有贰也。天生季氏,以贰鲁侯,为日久矣。民之服焉,不亦宜乎!鲁君世从其失,季氏世修其勤,民忘君矣。虽死於外,其谁矜之?社稷无常奉,君臣无常位,自古以然。故《诗》曰:‘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三后之姓于今为庶,王所知也。在《易》卦,雷乘《乾》曰《大壮》,天之道也。”

前509年,鲁定公元年,二十三岁。
晋魏舒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将以城成周。庚寅,栽(板筑)。宋仲几不受功,曰:“滕、薛、郳,吾役也。”(要三国代宋役)薛宰曰:“宋为无道,绝我小国于周,以我适楚,故我常从宋。晋文公为践土之盟,曰:‘凡我同盟,各复旧职。’若从践土,若从宋,亦唯命。”(意为若从践土之盟,则直属周天子;若从宋,则代宋役,一听晋之裁判)仲几曰:“践土固然。”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若复旧职,将承王官,何故以役诸侯?”仲几曰:“三代各异物,薛焉得有旧?为宋役,亦其职也。”士弥牟曰:“晋之从政者新(指韩简子),子姑受功(役也)。归,吾视诸故府(意为查秘府档案)。”仲几曰:“纵子忘之,山川鬼神其忘诸乎?”士伯怒,谓韩简子曰:“薛征于人,宋征于鬼,宋罪大矣。且己无辞而抑我以神,诬我也。启宠纳侮(意为不知好歹,反而欺人),其此之谓矣。必以仲几为戮。”乃执仲几以归(押之于晋)。三月,归诸京师。

前508年,鲁定公二年,二十四岁。
楚诱桐(今安徽桐城地)叛楚。楚围巢,克之,俘楚公子繁。

前507年,鲁定公三年,二十五岁。
邾庄公卒,隐公即位。将冠,使大夫因孟懿子问礼于孔子。孔子曰:“其礼如世子之冠,冠以阼阶以著代也,醮于客位加有成也,三加弥尊喻其志也,冠 而字之敬其名也。”
楚令尹子常索蔡昭公佩与裘、唐成公肃爽骏马。蔡昭公如晋,以其子元与大夫之子为质而请伐楚。

前506年,鲁定公四年,二十六岁。
刘文公(周大夫)合晋侯、鲁侯、宋公、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小邾子、齐国夏于召陵(今河南郾城地),谋伐楚。吴王阖庐、伍员、伯噽与蔡侯、唐侯伐楚,楚大败。吴兵入遂入郢都,辱平王墓。令尹子常奔郑、楚昭王奔郧、随。楚申包胥如秦乞师。
孔子观桓公庙,有欹器。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谓何器?”对曰:“此盖为宥坐之器,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覄,明君以为至诚,故常置之于坐侧。”
左丘明自楚去鲁求官。

前505年,鲁定公五年,二十七岁。
左丘明任鲁太史。左丘明与孔子论《易》。其时孔子修《诗》、《书》、《礼》、《乐》,弟子至自远方,学业者益众。孔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鲁季平子卒,阳虎将以君之玙璠敛。孔子闻之,历级而救,曰:“送而以宝玉,是犹暴尸于中原也。”
平子之子季桓子执政。桓子家臣阳虎与仲梁怀有隙,阳虎欲逐之,公山不狃(费宰)止之。仲梁怀益傲,阳虎执仲梁怀,季桓子怒,阳虎囚季桓子,与之盟,逐仲梁怀。
申包胥借秦师救楚,楚昭王灭唐入郢。申包胥逃赏。

前504年,鲁定公六年,二十八岁。
左丘明随鲁定公率师侵郑,取匡。往不假道于卫,及还,阳虎使季桓子、孟献子自南门入,出自东门。卫侯怒,将追之,公叔文子辇而如公,曰:“天将多阳虎之罪以毙之,君姑待之,若何?”
吴大子终累(夫差兄)败楚舟师,楚国大惧,迁郢于鄀。
前503年,鲁定公七年,二十九岁。
孔子之畜狗死,使子贡埋之。曰:“吾闻之也,敝帷不弃为埋马也,敝盖不弃为埋狗也。丘也贫,无盖于其封也,亦予之席,毋使其首陷也。”


前502年,鲁定公八年,三十岁。
左丘明随鲁定公侵齐。阳虎劫定公,入公宫取宝玉、大弓;欲尽杀三桓嫡,而更立所善庶子以代之,入于讙、阳关而叛。
公山不狃为费宰,叛季氏,使人召孔子,孔子欲往,子路止之。
孔子赞《易》道而默《八索》,读《易》韦编三绝。是年孔子五十岁。


  离线 

13

主题

68

帖子

177

积分

从九品——巡检

Rank: 2

积分
177

社区QQ达人

累计在线
890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1: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501年,鲁定公九年,三十一岁。
鲁伐阳关。阳虎奔齐,请师以伐鲁。鲍文子谏齐景公曰:阳虎“亲富不亲仁,君焉用之?君富于季氏,而大于鲁国,兹阳虎所欲倾覆也。鲁免其疾,而君又收之,无乃害乎!”齐侯执阳虎。阳虎逃,奔宋,遂奔晋(注1)。
左丘明为太史,孔子助祭入太庙,每事问。
鲁定公以孔子为中都宰,制养生送死之节。

前500年,鲁定公十年,三十二岁。
孔子为司空,由司空为大司冠,断狱讼皆进众议,季桓子不悦。
齐景公与鲁定公会于夹谷,欲使莱人劫定公。孔子行好会(友好之会)相事(犹今主持人)。为坛,土阶三级以会遇之礼相见。齐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四方之乐。”孔子历阶而登,不尽一等,曰:“士兵之!两君合好,而裔夷之俘以兵乱之非齐君所以命诸侯也!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俘不干盟,兵不逼好,于神为不祥,于德为愆义,于人为失礼,君必不然。”将盟,齐人加载书曰:“齐师出境而不以甲车三百乘从我者,有如此盟!”孔子使人揖对,曰:“而不返我汶阳之田,吾以共命者,亦如之!”
左丘明书于鲁册曰:“齐人来归郓、讙、龟阴田。”

前499年,鲁定公十一年,三十三岁。
孔子与蜡,宾事毕,出游于观之上,喟然而叹。

前498年,鲁定公十二年,三十四岁。
孔子言于定公曰:“臣无藏甲,大夫毋百雉之城。”使仲由(子路)为季氏宰,将堕三都(季孙、叔孙、孟孙三桓采邑)。费宰公山不狃叛,袭鲁,不胜,奔齐。

前497年,鲁定公十三年,三十五岁。
孟懿子问孝。孔子曰:无违。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前496年,鲁定公十四年,三十六岁。
吴伐越,越王句践败吴于檇李,阖庐大脚趾被斩掉,卒。吴王夫差即位,使人立于庭,出入,必谓己曰:“夫差,尔忘越王之杀尔父乎?”则对曰:“唯,不敢忘!”
孔子由大司冠摄行相事,秉政七日诛鲁大夫乱政者少正卯。齐人闻而惧,曰:“孔子为政必霸,霸则吾地近焉,我之为先并矣。”于是选齐国中女子好者八十人,皆衣文衣而舞《康乐》,文马三十驷,遗鲁君。鲁定公与季桓子往观终日,殆于政事。孔子三谏不听。子路曰:“夫子可以行矣。”孔子由此开始漫漫十四年列国求官路。是年,孔子五十六岁。左丘明不书于简策,讳之也。

前495年,鲁定公十五年,三十七岁。
邾隐公朝鲁,邾子执玉高,其容仰;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贡(端木赐)曰:“以礼观之,二君者皆有死亡焉。高仰,骄也,卑俯,替也。骄近乱,替近疾,君为主,其先亡乎!”夏五月定公薨,其后邾隐公亦薨。多年后,左丘明与孔子言及此事,孔子曰:“赐不幸言而中,是赐多言者也。”

前494年,鲁哀公元年,三十八岁。
楚子、陈侯、随侯、许男因柏举之战围蔡,蔡迁于吴。
吴王夫差败越于夫椒,入越。越王句践使大夫文种因吴太宰噽讲和(种与噽皆楚人),夫差将许之。伍员曰:“不可,臣闻之:树德莫如滋,去疾莫如尽。”吴入越鲁史不载,左丘明曰:吴不告庆,越不告败,故不书之。

前493年,鲁哀公二年,三十九岁。
鲁伐邾,将伐绞(今滕州北),邾人爱其土,故赂以漷、沂之田而受盟。
滕子朝鲁。

前492年,鲁哀公三年,四十岁。
夏五月辛卯,司铎火(官署名)。火逾公宫,桓、僖(桓公、僖公庙)灾。救火者皆曰:“顾府。”(意为把守府库)南宫敬叔至,命周人(鲁,与周同族,此指管鲁史之官)出御书,俟(待命)于宫,曰:“庀(借为庇)女,而不在,死。”子服景伯至,命宰人出礼书,以待命:“命不共(共通恭),有常刑。”校人乘马,巾车(管车之官)脂辖。百官官备(意为皆在其职),府库慎守,官人肃给。济濡(灌水也)帷幕,郁(阻塞)攸(语助词)从之,蒙葺公屋。自大庙始,外内以悛(悛,次),助所不给。有不用命,则有常刑,无赦。公父文伯至,命校人驾乘车。季桓子至,御公立于象魏(门阙名)之外,命救火者伤人则止,财可为也。命藏《象魏》(指代典章),曰:“旧章不可亡也。”富父槐至,曰:“无备而官办者(意为官员没有不安排到的),犹拾沈也(意为再不能扑灭大火,则犹汁倾于,不可收拾)。”于是乎去表(表,火道)之槁(易燃物),道(火道)还(同环)公宫。

太史左丘明使人赴告(犹今之通报)诸侯。时孔子在陈,闻火,曰:“其桓、僖乎!”(注2)

前491年,鲁哀公四年,四十一岁。
楚围蛮氏(叛楚蛮夷),蛮子赤奔晋阴地(今河南卢氏县地),楚王孙圉(楚大夫)聘于晋,晋定公飨之,赵简子鸣玉以相(相,礼名),问于王孙圉曰:“楚之白珩(玉佩)犹在乎?”对曰:“然。”简子曰:“其为宝也,几何矣。” 曰:“未尝为宝。楚之所宝者,曰观射父,能作训辞,以行事于诸侯,使无以寡君为口实。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训典,以叙百物,以朝夕献善败于寡君,使寡君无忘先王之业;又能上下说于鬼神,顺道其欲恶,使神无有怨痛于楚国。又有薮曰云连徒洲(薮,泽。意为有云梦泽连着洲),金木竹箭之所生也。龟、珠、角、齿、皮、革、羽、毛,所以备赋,以戒不虞者也。所以共币帛,以宾享于诸侯者也。若诸侯之好币具,而导之以训辞,有不虞之备,而皇神相之,寡君其可以免罪于诸侯,而国民保焉。此楚国之宝也。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宝之焉?”晋执蛮子赤归于楚。
宋人执小邾子。

前490年,鲁哀公五年,四十二岁。
齐为小邾子伐宋。齐景公薨,公族内斗,群公子四奔。
楚左史倚相回故里小邾国之东蔇。倚相是年约六十八岁。

前489年,鲁哀公六年,四十三岁。
孔子适楚,楚昭王将以书社地七百里封孔子。令尹子西曰:“王之使诸侯有如子贡者乎?”曰:“无有。”“王之使辅相有如颜回者乎?”曰:“无有。”“王之将帅有如子路者乎?”曰:“无有。”“王之官尹有如宰予者乎?”曰:“无有。”“且楚之祖封于周,号为子,国五十里。今孔丘述三王之法,明周、昭(周公与昭公)之业,王若用之,则楚安得世世堂堂方数千里乎!今孔丘得据土壤,贤弟子为佐,非楚之福也。”昭王乃止。
吴伐陈。楚昭王曰:“吾先君与陈有盟,不可以不救。”乃救陈,师于城父。卜战,不吉;卜退,不吉。昭王曰:“然则死也!再败楚师,不如死;弃盟、逃仇,亦不如死。死一也,其死仇乎!”昭王尝有疾,卜曰:“河为崇。”昭王不祭,曰:“三代命祀,祭不过望(望,边界)。”其后,左丘明与孔子论及楚昭王,孔子曰:“楚昭王知大道矣。其不失国也,宜哉!”
左丘明因鲁宫大火,遵倚相之嘱,于是年修《左氏春秋》。《左氏春秋》以鲁史《春秋》为纲目,起于隐公元年,旁及春秋各国世系史实。

前488年,鲁哀公七年,四十四岁。
吴王夫差闻齐景公死而大臣争宠,新君弱,乃兴师伐齐。伍员曰:“越王句践食不重味,衣不重采,吊死问疾,且欲有所用其众。此人不死,必为吴患。今越在腹心疾而王不先,而务齐,不亦谬乎?”吴王不听,遂北伐齐,败师于艾陵(齐地)。至鄫,召鲁哀公而征百牢(注3),子服景伯对曰:“先王未之有也。”吴人曰:“宋百牢我,鲁不可以后宋。且鲁牢晋大夫过十,吴王百牢,不亦可乎?”景伯曰:“晋范鞅贪而弃礼,以大国惧敝邑,故敝邑十一牢之。君若以礼命于诸侯,则有数矣。若亦弃礼,则有淫者矣。周之王也,制礼,上物不过十二,以为天之大数也。今弃周礼,而曰必百牢,亦唯执事。”吴人弗听。景伯曰:“吴将亡矣!弃天而背本。不与,必弃疾(加害)于我。”乃与之。
鲁哀公伐邾,侵入邾地,俘邾子益,囚于负瑕(今兖州地)。邾求救于吴。

前487年,鲁哀公八年,四十五岁。
吴应邾求救,以鄫人为向导伐鲁(其时鄫为吴所有)。吴、鲁战于夷(今平邑与费县间),杀鲁两大夫,夫差曰:“此同车(死于同一战车内),必使能(意为能让人同心同德),国未可望也(意为不指望占有鲁国)。”吴人盟而还。
后齐景公之乱,齐悼公亡鲁时,季康子以其妹妻之,悼公及归即位,使迎之,不与。悼公怒,伐鲁取讙及阐(鲁国北界邑)。齐侯使如吴请师,将以伐鲁,鲁乃归邾子,鲁与齐盟,送归季姬(季康子妹)。
两盟皆不书于史策,左丘明为鲁讳也。


前486年,鲁哀公九年,四十六岁。
宋公伐郑,晋赵鞅(赵简子)卜救郑,遇水适火(卜语),占诸史赵、史墨、史龟。史龟曰:“是谓沈阳,可以兴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宋为子姓,齐为姜姓)。伐齐则可,敌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子,水位也。名位敌,不可干(犯)也。炎帝为火师,姜姓其后也。水胜火,伐姜则可。”史赵曰:“是谓如川之满,不可游也。郑方有罪,不可救也。求郑则不吉,不知其他。”阳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泰、需,卦象),曰:“宋方吉,不可与也。微子启,帝乙之元子也。宋、郑,甥舅也。祉,禄也。若帝乙之元子归妹而有吉禄,我安得吉焉?”乃止。

前485年,鲁哀公十年,四十七岁。
鲁哀公会吴王夫差、邾子、郯子伐齐南鄙(边界),师于鄎。鲍子弑齐悼公,奔吴。
晋赵鞅帅师伐齐,曰:“吾卜于此起兵,事不再令,卜不袭吉,行也!”于是乎取犁及辕(今临邑地),毁高唐郭,侵及赖(今章丘地)而还。


  离线 

13

主题

68

帖子

177

积分

从九品——巡检

Rank: 2

积分
177

社区QQ达人

累计在线
890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1: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484年,鲁哀公十一年,四十八岁。
吴将伐齐,越子(夫差)率其众以朝焉,王及列士皆有馈赂。吴人皆喜,唯子胥(伍员)惧,曰:“是豢吴也夫!” 谏曰:“越在,我心腹之疾也。壤地同而有欲於我。欲得吴。夫其柔服,求济其欲也,不如早从事焉。从事,击之。得志於齐,犹获石田也,无所用之。”吴王不听,使子胥于齐。子胥属其子于齐鲍叔,还报吴王。吴王闻之,大怒,赐子胥属镂之剑以死(令自刎)。将死,曰:“树吾墓以梓,令可为器。抉吾眼置之吴东门,以观越之灭吴。”
齐因鲁会吴伐齐,齐命国书、高无邳伐鲁,及清(今长清地)。季康子使冉求(孔子弟子)为左师,执矛入于齐师,获甲首八十,齐人不能师(重整其军),宵遁。冉求有功于鲁。季康子曰:“子之于军旅学之乎?性之乎?”冉求曰:“学之于孔子。”季康子曰:“孔子何如人哉?”对曰:“用之有名,播之百姓,质之鬼神而无憾。然求之不以道,虽累千社,夫子不利也。”康子曰:“我欲召之可乎?”对曰:“无以小人间之则可矣。”季康子遂以币迎孔子,孔子于是自卫返鲁。孔子时年六十八岁。
季孙欲以田赋,使冉有访诸仲尼。仲尼曰:“丘不识也。”三发(问三次),卒曰:“子为国老,待子而行,若之何子之不言也?”仲尼不对(答)。而私(此指另外场合)于冉有曰:“君子之行(行,行政,时冉有为季康子宰)也,度于礼,施取其厚,事举其中,敛从其薄。如是则以丘(注4)亦足矣。若不度于礼,而贪冒无厌,则虽以田赋,将又不足。且子季孙若欲行而法,则周公之典在。若欲苟而行,又何访焉?”弗听。
是时,季氏富于公室,而冉有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孔子黜之,曰:“非吾徒也。小子(弟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前483年,鲁哀公十二年,四十九岁。
昭公夫人孟子卒。孔子与吊,适季氏。季氏不絻(絻,发丧之服),放绖(服丧时扎头麻布带)而拜。左丘明为自书于史策“孟子卒”解释道:“昭公娶于吴,故不书姓(鲁、吴同姓,同姓婚违礼)。死不赴(不通报诸侯),故不称夫人。不反哭(不行反哭礼),故不言葬小君(诸侯夫人曰小君)。”
前482年,鲁哀公十三年,五十岁。
吴王夫差会晋定公、鲁哀公、单平公会于黄池(今之商丘地),欲霸中国以全周室。其时越伐吴,大败吴师,虏杀吴太子友,进入吴地。吴人告败(战败)于吴王,王恶闻也(意为怕消息外传),自刭(令自刭)七人于幕下(会盟时吴之营帐)。盟时吴、晋争先(先歃血者为盟主)。吴人曰:“於周室,我为长。” 晋人曰:“於姬姓,我为伯。” 赵鞅呼司马寅,曰:“日旰矣,大事未成,二臣(指鞅与寅)之罪也。建鼓整列(意为立鼓列队与战),二臣死之,长幼(指歃血先后)必可知也。” 对(指寅)曰:“请姑视之。”反曰:“肉食者(指吴卿大夫)无墨(气色不好为墨)。今吴王有墨,国胜(国为敌所胜)乎?大子死乎?且夷德轻,不忍久,请少待之(意为不与吴争)。”乃先晋人(吴为盟主)。

左丘明作《左氏春秋》,询于孔子,适投其机。孔子曰:“居而得贤友,福之次也。”颜渊问曰:“客何人也?”孔子曰:“宵兮法兮(“霄”与“法”同义),吾不测也。夫良玉径尺,虽十仞之土不能掩其光;明珠径寸,虽有函丈之石不能戢其曜。苟缊矣,自厚容止可知矣。”

前481年,鲁哀公十四年,五十一岁。
鲁哀公西狩于大野,叔孙氏之车子鉏商获麟,以为不祥,以赐虞人(掌山泽之官)。仲尼观之,曰:“麟也!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
时孔子圣德已浮于人,左丘明以鲁之春秋未必合于周公成法为由言于哀公,请孔子同观鲁史,以正史策凡例、书法,以垂后世史官。故有孔子与左丘明观鲁史,孔子简约其文,抄录鲁史春秋,直至孔子去世前而成后世所称之“经”《春秋》。
小邾射以句绎来奔(意为小邾大夫以句绎地投奔于鲁),曰:“使(假使)季路(子路)要(约)我,吾无盟矣。” 使子路,子路辞。季康子使冉有谓之(子路)曰:“千乘之国,不信其盟,而信子之言,子何辱焉?”对曰:“鲁有事于小邾,不敢问故,死其城下可也。彼不臣而济其言(意为满足其要求),是义之也。由(子路)弗能。”

前480年,鲁哀公十五年,五十二岁。
孔子与左丘明同观鲁史:
读至郑庄公母子相见,孔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是之谓乎!”
读至宋穆公卒,殇公即位,孔子曰:“宋宣公可谓知人矣。立穆公,其子飨之,命以义夫。《商颂》曰:‘殷受命咸宜,百禄是荷。’其是之谓乎!”
读至郑请成于陈,孔子曰:“善不可失,恶不可长,其陈桓公之谓乎!长恶不悛,从自及也。虽欲救之,其将能乎?《商书》曰:‘恶之易也,如火之燎于原,不可乡迩,其犹可扑灭?’周任有言曰:‘为国家者,见恶如农夫之务去草焉,芟夷蕴崇之,绝其本根,勿使能殖,则善者信矣。’”
读至晋侯召王,以诸侯见,且使王狩。仲尼曰:“以臣召君,不可以训。”故书曰:“天王狩于河阳。”
读至晋文公杀舟之侨以徇于国,民于是大服,孔子曰:“文公其能刑矣,三罪而民服。《诗》云:‘惠此中国,以绥四方。’不失赏刑之谓也。”
读至邾文公卜迁于绎。曰:“利于民而不利于君。”邾子曰:“苟利于民,孤之利也。”孔子曰:“知命!”
如是等等,凡一百余论,左丘明皆详记之。

前479年,鲁哀公十六年,五十三岁。
子贡入见夫子。孔子曰:“赐(子贡),尔来何迟也?丘也,殷人也。予畴昔夜梦坐奠于两楹之间(商之殡俗),夫明王不兴,而天下其孰能宗予?殆将死矣!”寝疾七日而殁,其时夏四月己丑。孔丘卒,哀公诔之曰:“旻天不吊,不慭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子赣曰:“君其不没于鲁乎!夫子之言曰:‘礼失则昏,名失则愆。’失志为昏,失所为愆。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称一人,非名也。君两失之。”孔子享年七十三岁。
楚白公(楚流亡太子建之子胜)作乱。

前478年,鲁哀公十七年,五十四岁。
齐平公会鲁哀公,盟于蒙(今蒙阴地),孟武伯相(相,犹今主持人)。齐侯稽首(头垂于臀下),公拜(头臀平)。齐人怒,武伯曰:“非天子,寡君无所稽首。”武伯问於高柴(季羔)曰:“诸侯盟,谁执牛耳?”季羔曰:“鄫衍(晋、吴之盟)之役,吴公子姑曹;发阳(鲁、宋、卫之盟)之役,卫石魋。”武伯曰:“然则彘(武伯名)也。”


  离线 

13

主题

68

帖子

177

积分

从九品——巡检

Rank: 2

积分
177

社区QQ达人

累计在线
890分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1: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477年,鲁哀公十八年,五十五岁。
巴人伐楚,围鄾(今襄阳地)。初,右司马子国之卜也,观瞻曰:“如志。”故命之。及巴师至,将卜帅。王曰:“宁如志,何卜焉?”使帅师而行。请承,王曰:“寝尹、工尹,勤先君者也。”三月,楚公孙宁、吴由于、薳固败巴师于鄾,故封子国于析。君子曰:“惠王知志。《夏书》曰‘官占,唯能蔽志,昆命于元龟。’其是之谓乎!《志》曰:‘圣人不烦卜筮。’惠王其有焉!”


前476年,鲁哀公十九年,五十六岁。
越人侵楚,以误吴(迷惑吴)也。夏,楚公子庆、公孙宽追越师,至冥(今安徽广德地),不及,乃还。

前475年,鲁哀公二十年,五十七岁。
齐约鲁会于禀丘(今范县地,属齐),为郑,谋伐晋。郑辞诸侯。
越围吴。

前474年,鲁哀公二十一年,五十八岁。
齐平公、鲁哀、邾子盟于顾(今范县地,属齐),齐人责稽首(见前),因歌之曰:“鲁人之皋(不敬),数年不觉,使我高蹈(高蹈,表示愤怒)。唯其儒书,以为二国忧(意为鲁国中了儒家毒,使二国不和)。”
越围吴。

前473年,鲁哀公二十二年,五十九岁。
邾隐公自齐奔越,曰:“吴为无道,执父立子。”越人归之,邾太子革奔越。
越伐吴。吴士民罢弊,轻锐尽死於齐、晋。吴师败,吴王栖於姑苏之山。吴王使公孙雄肉袒膝行而前,请成越王曰:“孤臣夫差敢布腹心,异日尝得罪於会稽,夫差不敢逆命,得与君王成以归。今君王举玉趾而诛孤臣,孤臣惟命是听,意者亦欲如会稽之赦孤臣之罪乎?”句践不忍,欲许之。范蠡曰:“会稽之事,天以越赐吴,吴不取。今天以吴赐越,越其可逆天乎?且夫君王蚤朝晏罢,非为吴邪?谋之二十二年,一旦而弃之,可乎?且夫天与弗取,反受其咎。‘伐柯者其则不远’,君忘会稽之戹乎?”句践曰:“吾欲听子言,吾不忍其使者。”范蠡乃鼓进兵,曰:“王已属政於执事,使者去,不者且得罪。”吴使者泣而去>浼耸谷宋轿馔踉唬骸拔嶂猛躔偌摇!蔽馔跣辉唬骸拔崂弦樱荒苁戮酰 彼熳早恕D吮纹涿妫唬骸拔嵛廾嬉约玉阋玻 痹酵跄嗽嵛馔醵锾讎骸<BR>越王句践已平吴,乃以兵北渡淮,与齐、齐诸侯会于徐州(今滕、薛之间),致贡于周。周元王使人赐句践胙,命为伯(诸侯之长)。
范蠡事越王句践,既苦身戮力,与句践深谋二十馀年,竟灭吴,报会稽之耻,北渡兵於淮以临齐、晋,号令中国,以尊周室,句践以霸,而范蠡称上将军。还反国,范蠡以为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句践为人可与同患,难与处安。范蠡遂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种见书,称病不朝。人或谗种且作乱,越王乃赐种剑曰:“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种遂自杀。

前472年,鲁哀公二十三年,六十岁。
晋知瑶伐齐,战于犁丘(今临邑地)。齐师败绩,知瑶亲禽颜庚。
鲁使叔青如越,始使越也。越诸鞅来聘,报叔青也。

前471年,鲁哀公二十四年,六十一岁。
邾子又无道,越人执之以归,而立公子何(太子革之弟)。何亦无道。
鲁公子荆之母嬖(宠妾),哀公将以为夫人,使宗人衅夏(掌宗人官)献其礼(告宗庙礼)。对曰:“无之。”公怒曰:“女(汝也)为宗司,立夫人,国之大礼也,何故无之?”对曰:“周公及武公娶于薛,孝、惠娶于商(宋也),自桓以下娶于齐,此礼也则有。若以妾为夫人,则固无其礼也。”公卒立之,而以荆为大子。国人始恶之。
闰十月,哀公如越,得大子适郢(意为与太子亲密),将公妻而多与之地。公孙有山使告于季孙,季孙惧,使因大宰而纳赂焉,乃止。

前470年,鲁哀公二十五年,六十二岁。
卫侯出奔宋,请师于越。
六月,公至自越。季康子、孟武伯逆于五梧(今费县地)。郭重仆(公仆),见二子。曰:“恶言多矣,君请尽之。”(意为二子话特多)公宴于五梧,武伯为祝,恶郭重,曰:“何肥(言其貌肥)也!”季孙曰:“请饮彘(彘,孟武伯名)也。以鲁国之密迩仇雠(使齐、鲁交恶),臣是以不获从君,克免于大行(远行),又谓重也肥。”公曰:“是食言多矣,能无肥乎?”饮酒不乐,公与大夫始有恶。

前469年,鲁哀公二十六年,六十三岁。
鲁叔孙舒帅师会越皋如、舌庸,宋乐茷纳卫侯(送归耻侯辄)。卫公孙弥牟重赂越人,越人师还。卫公不敢入,遂卒于越。
宋景公卒,大尹(官名)匿尸立启为君,三族(皇、灵、乐)攻大尹,大尹奉启奔楚。三族盟曰:“三族共政,无相害也!”

前468年,鲁哀公二十七年,六十四岁。
春,越子使后庸来聘,且言邾田,封于骀上(意为欲使鲁还邾侵地,以骀上为边界。骀上,今山亭西北)。
二月,盟于平阳(今新泰地)。三子(季康子,叔孙文子、孟武伯)皆从。康子病之(耻与蛮夷盟),言及(谈到)子赣(子贡),曰:“若在此,吾不及此夫!”武伯曰:“然。何不召?”曰:“固将召之。”文子曰:“他日请念。”(意为季孙不能用子赣,有事才想起他)。
夏四月已亥,季康子卒。公吊焉,降礼(未备礼)。
哀公患三桓之侈(势大凌人)也,欲以诸侯去(去,除也)之。欲求诸侯师,以逐三桓。三桓亦患公之妄(妄,不自量)也,故君臣多间(间,隙也)。公游于陵阪(曲阜东北,黄帝陵所在),遇孟武伯於孟氏之衢,曰:“请有问於子,余及死乎(意为寿之短长)?”对曰:“臣无由知之。”三问,卒辞不对。公欲以越(其时越为霸主)伐鲁,而去三桓。
秋,八月甲戌,公如公孙有陉氏(即有山氏),因孙(上来下曰孙)於邾,乃遂如越(其时越都为琅邪,今五莲县地)。国人施(加罪)公孙有山氏。
鲁国迎哀公复归,卒于有山氏。子宁立,是为悼公。
左丘明因眼疾,随哀公由邾去越都琅邪中途回其故乡小邾国之东蔇。左丘明其时64岁,而实63岁。

前467年,鲁哀公二十八年,六十五岁。
左丘明居东蔇,继其《左氏春秋》未完之作。

前466年,周定王三年,鲁悼公元年,六十六岁。
悼公之时,三桓胜,鲁如小侯,卑于三桓之家。
左丘明居东蔇,眼疾发作,然仍在整理《左氏春秋》所未用资料写成《国语》,承续其父倚相及自己所搜罗到的有关帝王、公卿世系,整理成《世本》。在极坏的环境中完成他的不朽之作。

前465年,越王句践32年,鲁悼公二年,六十七岁。
越王句践卒,其子鹿郢立。
左丘明居东蔇,继续他的写作之外,另向子孙及弟子传授《左氏春秋》。弟子中胜名的有曾申。曾申,字子西,曾参之子。曾参少孔子四十六岁,少左丘明二十六岁,其时曾申不足二十岁。

前464年,周定王五年,鲁悼公三年,六十八岁。
左丘明居东蔇。慕名鲁君子左丘明者益多,东蔇遂成研究、教授春秋历史大本营。

前463年,周定王六年,鲁悼公四年,六十九岁。
晋知瑶帅师围郑。未至,郑驷弘曰:“知伯(荀瑶)愎而好胜,早下之(意为坚守),则可行(使退去)也。”乃先保南里以待之。知伯入南里,门于桔柣之门。郑人俘酅魁垒(晋士),赂之以知政,闭其口而死(因其不允,故塞其口杀之)。将门,知伯谓赵孟:“入之。”对曰:“主在此(意为知伯在此,应该先入)。”知伯曰:“恶(丑陋)而无勇,何以为子(赵孟为太子)?”对曰:“以能忍耻,庶无害赵宗乎!(意为因能忍辱,方可保社稷)” 知伯不悛(悛,改也),赵襄子由是惎(以为毒)知伯,遂丧之(欲灭之)。
晋、楚通好于秦。

前462年,周定王七年,鲁悼公五年,七十岁。
左丘明居东蔇,继续其写作与授业弟子。

前461年,周定王八年,鲁悼公六年,七十一岁。
秦厉公十六年以兵两万伐古戎国大荔(今大荔地),取其王城。

前460年,周定王九年,鲁悼公七年,七十二岁。
左丘明居东蔇,继续其写作与授业弟子。

前459年,周定王十年,鲁悼公八年,七十三岁。
越王鹿郢卒,子不寿立。

前458年,周定王十一年,鲁悼公九年,七十四岁。
晋知氏与韩、赵、魏四卿共灭范氏、中行氏,尽分其地以为己邑。晋出公怒,告齐、鲁,欲以伐四卿。四卿恐,遂反击出公。出公奔齐,道死。知伯立骄为晋君,是为哀公。

前457年,周定王十二年,鲁悼公十年,七十五岁。
晋知伯攻中山(鲜虞所建,今河北定县地),取穷鱼之丘。
左丘明居东蔇,继续其写作与授业弟子。

前456年,周定王十三年,鲁悼公十一年,七十六岁。
齐相田常卒,谥为成子。子襄子盘代立,相齐。田常为相时,齐国之政皆归田常。田常於是尽诛鲍、晏、监止及公族之强者,而割齐自安平以东至琅邪,自为封邑。封邑大於齐平公之所食。选齐国中女子长七尺以上百数为后宫,而使宾客舍人出入后宫者不禁。及田常卒,有七十馀男。

前455年,周定王十四年,鲁悼公十二年,七十七岁。
郑人杀郑哀公,立声公弟丑,是为郑共公。

前454年,周定王十五年,鲁悼公十三年,七十八岁。
知瑶与韩、魏围晋阳,三年不能下,乃引汾水灌其城。城中巢居而处,悬釜而炊,财食将尽,士卒病羸,赵无恤(赵孟、赵襄子)惧,乃使其相张孟谈夜会韩、魏,晓以唇亡齿寒,共讨知瑶。于是三卿大败知瑶,杀之。三分其地,“三家分晋”成。
《左氏春秋》云:“晋知伯贪而愎,故韩、魏反而丧之。”此为左丘明于《左氏春秋》留下的最后一段文字。

前453年,周定王十六年,鲁悼公十四年,七十九岁。
齐田襄子(盘)为齐相,使其兄弟宗人尽为齐都邑大夫,与三晋通使,且以有齐国。
左丘明《国语》脱稿于此年。《国语》所收上自西周穆王二年(前990年),下至东周定王十六年(即该年)周、鲁、齐、晋、郑、楚、吴、越八个国家的历史片断,《国语》以国分目,以记述各国辞命、训戒、谏诤为主,通过人物的言论、对话及相互间的驳论方式,表达左丘明的修齐治平之本在于明德于民的社会历史观。

前452年,周定王十七年,鲁悼公十五年,八十岁。
晋大夫知开(知瑶子)以邑奔秦。

前451年,周定王十八年,鲁悼公十六年,八十一岁。
秦伐蜀,取南郑。左庶长筑南郑城(今汉中),置县。

前450年,周定王十九年,鲁悼公十七年,八十二岁。

前449年,周定王二十年,鲁悼公十八年,八十三岁。
越人迎女于秦。

前448年,周定王二十一年,鲁悼公十九年,八十四岁。
晋大夫知宽以邑奔秦。

前447年,周定王二十二年,鲁悼公二十年,八十五岁。
左丘明卒,享年实约八十四岁。依周礼,墓“不封不树”,葬之于娄山(娄,邾娄之意)下,娄山遂又名之曰“君山”,意即鲁君子之山。

笔者赞曰:千载运往,游魂弗寂。世诵其文,旷代难已。

注1: 阳虎其人,《韩非•外储说左下》有:“阳虎议曰:‘主贤明,则悉心以事之;不肖,则饰奸而试之。’逐于鲁,疑于齐,走而之赵,赵简主迎而相之。左右曰:‘虎善窃人国政,何故相也?’简主曰:‘阳虎务取之,我务守之。’遂执术而御之。阳虎不敢为非,以善事简主,兴主之强,几至于霸也。”
注2: 《孔子家语•辨物》:孔子在陈,陈侯就之燕游焉,行路之人云:“鲁司铎灾及宗庙。”以告孔子。子曰:“其桓僖之庙。”陈侯曰:“何以知之?”子曰:“礼祖有功而宗有德,故不毁其庙焉。今桓、僖之亲尽矣,又功德不足以存其庙,而鲁不毁,是以天灾加之。”三日,鲁使至。问焉,则桓、僖也。
注3: 祭祀或宴享时用的牲畜,牛羊豕各一为太牢,羊豕各一为少牢。《周礼•天官•小宰》:“凡朝觐会同宾客,以牢之法,掌其牢礼。”郑玄注:“三牲牛羊豕具,为一牢。”
注4: 孔颖达疏:正义曰:《司马法》方里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丘出马一匹,牛三头。四丘为甸,甸乃有马四匹,牛十二头,是为革车一乘。今用田赋,必改其旧,但不知若为用之。贾逵以为欲令一井之间出一丘之税,井别出马一匹,牛三头。若其如此,则一丘之内有一十六井,其出马牛乃多於常一十六倍。且直云“用田赋”,何知使并为丘也?杜以如此,则赋税大多,非民所能给,故改之。旧制丘赋之法,田之所收及家内资财,井共一马三牛。今欲别其田及家资各为一赋,计一丘民之家资令出一马三牛,又计田之所收,更出一马三牛,是为所出倍於常也。旧田与家资官赋,今欲别赋其田,故言欲以田赋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实名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华左氏宗亲网 中华左氏 左氏家族 左氏宗亲 左氏家谱 左氏名人 左氏企业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赣ICP备12005951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