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左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实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3|回复: 0

[古代人物] 明末文天祥——左懋第[含3P]

[复制链接]

  离线 

60

主题

191

帖子

5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33

社区QQ达人

QQ
累计在线
5790分钟
发表于 2017-2-28 19: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末文天祥——左懋第



     明朝末年,国家内忧外患,危机四伏,大厦将倾,莱阳进士左懋第却登上了人生最壮美的舞台。他治理韩城,政绩优异,考选钦定第一,由知县擢升朝中担任要职,成为崇祯皇帝信任的股肱之臣。崇祯甲申(1644),清军入关,国难当头,他挺身而出,与摄政王多尔衮唇枪舌剑,坚决维护大明尊严。面对酷刑和威逼利诱,他宁作大明鬼,不当清朝王,成为比肩文天祥的民族英雄。





不畏艰险,国家危亡挺身出
      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李自成率农民军占领北平,崇祯皇帝自缢煤山。不久,吴三桂引清军入关。左懋第的母亲陈氏从京师返回莱阳途中,走到白沟河绝食而死。五月,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即位,建立了南明政权。左懋第入见弘光帝,陈述中兴大计。弘光因左懋第“为先帝旧臣,且素娴将略,又忠诚可用,一日三迁。”任命他为兵科都给事中,几天后又升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应天、安庆、徽州、宁国一带,提督军务,兼理粮饷。这时,母亲殉难的噩耗传来,左懋第上疏请求解除职务,北上山东,投身抗敌第一线,朝廷不许。左懋第把丧母之痛深藏心底,连日巡察长江防务,及时呈上《请上江战舡疏》,全面系统地阐述了长江上游兵力部署和战船事宜。六月,多尔衮“驰诏江南”,一面招降纳叛,一面要求南明“通和讲好”。南明决定遣使,竟然无人敢去。左懋第毅然上书自请北上,既可祭拜崇祯帝,回来时也可顺便安葬母亲,期望忠孝两全。七月,弘光帝晋左懋第为兵部右侍郎,任使团正使,兼经理河北、联络关东军务,以三千兵马护行,同左都督陈洪范、太仆寺少卿马绍愉一起北使。出使满清无异于闯虎穴狼窝,左懋第却早有思想准备,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他在给同乡好友姜埰的信中说到:“国遭大故,不闻二东有断头穴胸以报故君者……懋第更何惜七尺,不为君父用。已上书请北行,得叩头先帝梓宫之前,以报察核之命,死且不恨。呜呼,懋第此行,是懋第死日也。”
      左懋第虽然是主动请缨北上,但对南北时局有准确的把握,对和谈有清醒的认识。他认为“和谈乃一时之权宜,战守乃百年之实务。”希望朝廷正心用贤,选将练兵,早定讨伐之计。临行前,上疏弘光帝说:“此行生死未知,臣所希望恢复,而近日朝政似少恢复之气。望严谕诸臣,整顿士马。勿以臣此行为和必成,勿以和成为足恃,必能渡河而战,始能扼河而守。必能扼河而守,始能画江而安。”然而,弘光乃昏庸无能之辈,加上朝臣派别林立,勾心斗角,哪里还听得进左懋第的金玉良言?左懋第的头脑是清醒的,等待他的必将是危机重重、艰难曲折。
      十月三日,使团到达通州张家湾,左懋第命使团停止前进,与清方派来的联络官交涉,力争按照国与国交往的准则,为使团取得平等待遇。他斩钉截铁地说:“以属国相见,我必不入城。”左懋第派员先行进城,联络吴三桂(尚不知吴已降清)等原明朝官员,拜会洪承畴等降清大员,亮明态度,打探虚实,并致书多尔衮,言语不卑不亢,分寸把握得当。同时,将使团遇到的问题及作出的对策等情况及时修书向弘光朝廷汇报。清廷联络官往返再四,左懋第始终坚持底线不让步,并适时放出狠话:“一旦仁至义尽,我大明也不惜一战!”左懋第多管齐下的策略,达到了预期目的。最后清廷因“未知江左虚实,心惮懋第,乃议以鸿胪寺处之。”鸿胪寺是掌管国家重大礼仪的地方,等于给了使团平等地位。十月十二日,清廷不仅派出礼部官员乂奇库陪同而且安排了仪仗和乐队,把左懋第一行从正阳门迎进城中。张家湾的十天,南明使团在左懋第领导下取得了外交斗争第一回合的胜利。


清乾隆四十年专赐左懋第谥号“忠贞”


坚守志节,碧血谱就正气歌
      清廷不把南明使臣放在眼里,始终摆出一副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姿态。十月十三日上午,清廷派礼部官员来索取南明国书。左懋第认为,国书象征国家尊严,必须以龙亭出迎,岂能随便交给礼部?予以拒绝。出使以来,无论是致书多尔衮说明使团的使命,还是与清廷的联络官沟通接待细节,以及派人拜会清方要员,左懋第都做到了既坚持原则,又灵活机动,有礼有节,只为达到和谈目的,完成使命。但是,清廷始终毫无和谈诚意,事关明朝国体尊严时,左懋第只有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了。
      十月十三日午后,清廷派内院大臣刚林率十余人,佩刀闯进鸿胪寺大堂,坐在椅子上,却手指地下的毛氈,令左懋第等人坐下。左懋第目光炯炯,厉声说道:“汉人不像你们习惯坐地,快取椅子来。”刚林等人被左懋第的气势震慑住了,竟无话以对,只好命人拿来三把椅子。左懋第与刚林面对面坐下,接下来便是一番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地争辩。面对气势汹汹的刚林,陈洪范、马绍愉吓得唯唯诺诺,左懋第则据理力争,逐一驳斥了对方的无礼指责。最后,刚林发现争辩占不了上风,气急败坏地说:“毋多言,我们已发兵南下!”左懋第立刻回敬一句:“江南尚大,兵马甚多,莫便小觑了!”听了这话,刚林恼怒地径起而出,会谈不欢而散。十四日,刚林再来,责令使臣朝见。陈宏范、马绍愉吓得变了脸色,左懋第却丝毫不让步,“反复折辨,声色俱厉。”刚林虽然不悦,心里却很敬重左懋第,私下赞叹他是“中国奇男子。”十五日,左懋第派遣兵部司务陈用极交涉祭祀陵寝、改葬崇祯帝后诸事,未被允许。左懋第乃“陈太牢于寺厅,率将士丧服,为三日哭。”多尔衮得知,心里也敬重他的忠诚和骨气。
      清廷打定主意发兵南下,无意与南明和谈,便每天派人到鸿胪寺劝降,极尽所能,鼓动哗变。左懋第则不为所动,严申纪律,鼓励使臣坚守气节。多尔衮无计可施,征询大臣如何处置。有人主张杀掉,有人主张囚禁。洪承畴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难为他们,下次无人敢来了!”多尔衮说:“老洪言是!”十月二十七日,派三百多名清兵监督押送使团离京南返。使团走后,曾经被左懋第上疏弹劾、已降清的明朝大学士冯铨向多尔衮进言:“主上非欲王天下者乎?左侍郎一虎也,不可以纵虎贻患。”多尔衮觉得有理,十一月四日,连夜派骑兵把已到沧州的左懋第、马绍愉等人追回,却唯独将副使陈洪范放归。左懋第对清兵说:“我等为国尽忠,原不怕死,若是要杀,何必入城,就此杀了吧!”又马上大声嘱咐陈洪范说:“我此身已许国,唯有一死,断不屈辱,致意我朝当事诸公,速防河防江。”左懋第哪里知道陈洪范已暗地降清,出卖了左懋第,准备回去招徕南明将领降清了。
      左懋第回京后,被囚禁在太医院,并有二百多名警兵严加监视。左懋第清楚,自己担负的出使使命已经终结,真正的人生考验开始了。他写了一副对联贴在门上:“生为大明忠臣,死为大明忠鬼。”又找人描摹苏武、文天祥画像挂在墙上,激励自己坚守志节,做好了以身殉国的准备。他在给时任淮扬海运同知、与史可法一起抗清的堂弟左懋赏的信中说:“惟有一死以报君命,效宋之文天祥作地下游,留正气于千古!”左懋第读书作文不辍,并与部下一起诵读文天祥的《正气歌》,咏史励志,鼓舞士气。十二月,多尔衮未见左懋第的降书,便遣原山东道御史王万象等人到太医院劝降,被严词拒绝。懋第曰:“生为明臣,死为明鬼,我志也。”二月,左懋第家人来京探望,懋第表示:“左氏世笃忠贞,绝不向人称臣,辱我先人。”此时,深陷囹圄的左懋第仍不忘国家安危,上疏弘光曰:“臣奉命北行,何意身羁北庭,区区之身,生死不足计,惟陛下丕振神武,收复旧京,臣犬马不胜大愿。”又修书给兵部尚书史可法,专言“战守之策”,提出“以扼河津、控淮徐为尤急。”但南明朝廷腐朽无能,一盘散沙,五月,南京即被清军占领。左懋第向着南方号哭呕血,数日不食,只求一死。多尔衮以为南京已破,明朝已亡,便盛宴款待左懋第,劝其归降。左懋第见门上有“太平宴”三字,“突至筵前,手挥足蹋,词色益厉”,愤怒而去。鉴于左懋第在汉臣中很有威望,又有超群才略,便加紧了劝降步伐,先后派出朝中能言善辩的大臣,以及过去与左懋第共事的降臣洪承畴、李建泰等,轮番劝降,许以高官厚禄,懋第誓死不降。六月九日,他在回复侄子原明朝平阳府知府左其人的信中说:“乃叔若得从先帝,嘱我族人,勿应敌家试,吾无恨事矣。”左懋第一片忠心,天地可鉴。

莱阳左懋第墓


       顺治二年(1645)五、六月,清廷连下“薙发令”,强逼使臣就范。左懋第的部下艾大选遵令剃发,懋第怒不可遏,杖杀之。六月十九日,清廷以“擅杀平人”的罪名将左懋第逮捕入狱,投进水牢中七天,仍不屈服,并发誓:“吾头可断,发不可薙!”闰六月二十日,多尔衮决定亲自审讯,左懋第迎来了人生最壮丽的时刻。多尔衮上来就给左懋第罗列了伪立福王、勾结土寇、不投国书、擅杀总兵、当朝抗礼“五大罪状”,左懋第慷慨陈词,逐一驳斥。多尔衮理屈词穷,最后劝道:“尔勿误,今日降,今日富贵矣。”懋第严词拒绝。多尔衮无奈,环顾左右,问在场汉臣如何处理。吏部侍郎陈名夏说:“为福王来,可杀。”懋第痛斥陈名夏:“汝先朝会元,何在此?”兵部侍郎金之俊说:“先生何不知兴废?”懋第反问:“汝何不知羞耻?”其他人都愧见懋第,躲在后边不敢出声,多尔衮只好挥出斩首。至柴市口,开刀问斩之际,多尔衮仍不死心,令监斩官再三劝降,降则以王爵封之。懋第答曰:“宁为南鬼,不为北王!”遂命行刑。左懋第南向端坐,昂首受刃,目不为逃,面不改色。兵部司务陈用极、游击王一斌、都司张良佐、王廷翰,守备刘统,仆人左夏、王联州也同日遇害。关于左懋第的死,莱阳民间则盛传“铁骨丹心跳油锅”的故事:刑场上,一边蟒袍玉带,一边沸腾油锅,懋第不屈,从容吟诗,步向油锅而死!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三百多年来,莱阳人家喻户晓。对于左懋第的持节不屈,清初著名史学家张岱评价说:“左侍郎崛强负固,侃侃不挠,宁受斧锧,不受颐指。其生死大节直与颜常山(颜真卿)、文信公(文天祥)颉颃千古。嗟乎,子卿(苏武)又出其下矣。”
      左懋第短暂的仕途生涯,忠实践行了民为国本的儒家思想,实践了修身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抱负。他为百姓疾苦和社稷安危鞠躬尽瘁,为国家和民族的尊严挺身而出,用生命谱写了一曲人间正气歌,受到世人的敬仰。南明隆武朝赠左懋第兵部尚书,赐谥号“忠烈”;清朝赠左懋第礼部尚书,乾隆朝赐专谥“忠贞”。韩城、莱阳建有左公专祠,春秋祭祀。左懋第作为一名封建时代的清官廉吏、仁人志士,虽然时过三百多年,其崇高气节和人格魅力,仍堪与日月争光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实名注册

x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实名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华左氏宗亲网 中华左氏 左氏家族 左氏宗亲 左氏家谱 左氏名人 左氏企业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赣ICP备12005951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